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门喜事多》农门喜事夫君来耕田免费阅读 穿越文 农门喜事多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3-20 12:07:23

《农门喜事多》农门喜事夫君来耕田免费阅读 穿越文 农门喜事多腹黑攻 连载中

《农门喜事多》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我赖你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章吉祥,岑家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门喜事多》的小说,是作者我赖你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并且,这病反复,老是治不好,郎中换了一茬接一茬,亦是不晓的病因在哪儿儿。 “求姑娘亲救救我家小姊,我给您磕头啦!” 碧裳不禁分说...展开

《农门喜事多》免费试读

并且,这病反复,老是治不好,郎中换了一茬接一茬,亦是不晓的病因在哪儿儿。

“求姑娘亲救救我家小姊,我给您磕头啦!”

碧裳不禁分说,额头嘭嘭地碰着亭子的台阶上,每一下全都非常结实。

仅要小姊可不为样貌困扰,便可以寻个吉祥郎君,贱蹄子再咋阻挠全都是没用的!没寻思到在玲珑寺碰见的姑娘亲一语中的,肯定是佛祖保佑!

第一回有人对着她行大礼,郑月季非常不习惯,她紧忙向前,搀扶起碧裳。

“这儿讲话不方便,二位倘若是不在意,跟随着我回禅屋罢。”

郑月季征求主仆二人的意见,章吉祥二话没说,带着碧裳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美人,我先前瞧了非常多郎中,全都说没法子,你真真地能瞧好?”

美人?郑月季满面黑线,纠正道,“我喊郑月季。”

“郑月季?”

章吉祥觉的耳熟,用手搓搓脑门,须臾后,呵呵大笑,“你便是那个给当成江洋大盗丢进死囚的倒血霉蛋?”

章吉祥在后宅无谈,有时候会偷摸摸去她父亲的书屋,那日道过,恰好偷听着,衙役办事儿不利落,捉了几个身体上带伤的,当中有个据传挺可怜,吵嘴给她郎君所刺伤。

郑月季,真真地不是重名罢?

“着实是个倒血霉蛋。”

郑月季捂脸,这一类丑事儿,晓得的人愈少愈好,她瞧章吉祥笑的章狂,有某类欲要灭口的冲动。

令猿人郎君背黑锅,本是便是她不对,章吉祥哪儿儿壶不开提哪儿儿壶。

几句的工夫,郑月季跟章吉祥熟识,的知她是太守千金,亦是吓一跳,这关系倘若是用上,讲不的往后能给自个儿的医堂提供便利。

先前一向想寻个契机,一炮打响自个儿的声誉,契机自动送上门啦。

进到禅屋,小暑睡的正香,郑月季没打搅她,而是把主仆带到外边儿的小间中。

碧裳虽是丫环,私下里非常放松,又倒了三瓷杯热茶。

“伸掌。”

“自从起了痘子,我们小姊饮食清淡,冬季中菜蔬少,时常吃鲫鱼汤。”

碧裳取代章吉祥,一一作答,包含饮食起居,作息时候,相当详细。

“章小姊。”

郑月季正要讯问,给章吉祥打断,“我瞧咱俩年纪相差无几,便用闺名称呼罢,我喊你月季,你喊我吉祥。”

郑月季是魂穿者,心中没那般严苛的礼教束缚,在她眼中,章吉祥便是个市长千金,因而点了下头,“吉祥,那我便径直的问啦,你娘亲是咋没的,可是因一般的病症?”

“我娘亲生我时难产,身体亏损,一日不若一日,伍年前,去啦。”

提及母亲,章吉祥叹息一下,其实她父亲也算作是长情,为娘亲守身三年,顶了不小的压力。

章家是帝都的高门儿,章吉祥的祖母是个严苛的老婆娘,重男轻女,对她这不明白礼数的孙女儿不爱,寻人说项,最终令贱蹄子进了家门。

“我晓的,我父亲不可以无子,仅是那人,我吃了许多亏。”

章吉祥神情黯然,仅要证明是贱蹄子弄鬼就可以,这般,贱蹄子的地位,铁定在他父亲那直线下降。

“月季,对不起,我彼时昏了头啦,我便盼望我父亲有几个貌美的小妾,家世纯真清白便成,未来产子,记到我母亲的名下,是堂堂章家的嫡子,待遇铁定不比贱蹄子的儿子差。”

章吉祥一心想令郑月季上位,的知她有郎君,而且夫妇感情非常好,再三确认啥家暴,全都是乌龙,这才打消念头。

太守后宅弯弯道道过多,郑月季便听了个大约,她瞧了一下郎中给章吉祥的药方,中规中矩,效果铁定有的,倘若是反复发作,铁定跟她平日饮食起居不无关系,那般,问题出如今章吉祥的闺屋。

话说,大家千金的闺屋,郑月季没见识过,她非常想去见见世面。

“我便晓得,月季,最为毒妇女心,便晓得是她害我!”

章吉祥非常激动,一口咬定是她那贱蹄子后娘亲的手掌笔。

郑月季头痛地搓搓脑门,劝慰道,“吉祥,人家在黯处,你在明处,你这火烧火燎的性情,铁定的吃亏。”

“月季,我面上的痘子能治好么?”

见郑月季颜色淡然,章吉祥心中有了期盼。

“能,可是你不要声章。”

光是吃药,见效太慢,郑月季晓得一类偏方,作药浴最为迅疾,这几日她要去药店瞟瞟,再上门查寻源头。

“你安心,我晓的。”

章吉祥狭了狭眼,治好了她亦是不可以说,以免贱蹄子搞出一些幺蛾子。

在上郡,除章家,便余下岑家,岑家太爷是上郡守备,手掌中十万精兵,岑家公子亦是武把,面颜俊逸。

章吉祥寻思着,治好了这章脸,她便的想法子令岑公子对她有意思,嫁到岑家去,往后谁敢的罪她?便是贱蹄子,也要夹着尾巴作人。

否则,亨亨,她章大姑奶一个不爽快,带兵抄家!

午时过后,风雪渐消,岑小叔赶着辕车,原道返回,先把小暑送回家,又带着郑月季回至自家的宅院儿。

“岑小叔,上郡也是有梁记,明儿你帮我去瞧瞧,有没合宜的临街店铺。”

郑月季想搞个医堂,当中包含药店,请个伙计儿跟郎中,平日她不在,郎中问诊,瞧些简单的小病症,捉捉药,自家便当有个营生。

“月季,要咋样的店铺?”

前几日,岑小叔听闻主东家想作生意,他双掌赞成。

搬到上郡没几日,买田垄,作暖屋,便出去1000两的银钱,再加之先前置办院儿的,主东家再有底,亦是不好坐吃山空。

“药店?”

岑小叔犹疑,他的腿是郑月季治好的,她满身医术,肺痨全都可以治,岑小叔深信不疑,仅是有一丁点,开药店是大事儿,是否是要跟肖凌天商议下。

这世道,仅有穷困人家的女人才抛头露面,大夫不受限制,可他还真没听闻城中有几个女郎中。

他们刚到上郡,人生地不熟的,怕作生意给地头蛇欺压,家中又没个主事儿的人。

“岑小叔,安心大胆的寻店铺。”

郑月季心中有底,倚靠山即刻便来啦,过几日她给请到太守后衙的讯息不胫而走,哪儿儿个不开眼的来寻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