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锋面雨》锋面雨的形成 免费阅读 锋面雨网盘

更新时间:2020-03-31 16:04:56

《锋面雨》锋面雨的形成 免费阅读  锋面雨网盘 连载中

《锋面雨》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朱一分类:悬疑主角:沈十,董彪

火爆新书《锋面雨》是朱一所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十,董彪,书中主要讲述了: 锋面雨 锋面雨 朱一 冷暖气流的相遇,形成了自然界中的锋面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爱恨与情仇的纠结,激发出一场可歌可泣的暴风骤雨。...展开

《锋面雨》免费试读

锋面雨

锋面雨

朱一

冷暖气流的相遇,形成了自然界中的锋面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爱恨与情仇的纠结,激发出一场可歌可泣的暴风骤雨。————题记。

楔子

省城。江边码头。

一艘白色的豪华客轮停泊在码头边。

不同肤色的旅客,发出不同的语音,或是行动张扬,或是举止文雅地呼朋唤友,纷纷走出船舱。瞬间汇集成一股五彩缤纷的人流,汹涌澎湃地涌向长长走道前的检票口。

检票口的出口处,十几名穿着风衣,戴着礼帽的情报处特工,机警镇定地守候在行动前指定的位置。

六名特工分别站立在两辆黑色的轿车前,车门敞开,汽车的马达发出低沉的轰鸣。

八名特工分左右站立在出口处铸铁栏杆两旁,鹰隼般的目光,审视着鱼贯而出旅客。

一位身材高大的特工,伸手压了压头顶的礼帽,双眼紧紧地盯着进入走道中的,两名身穿白色西装的旅客。声音不很高亢地发出命令:“目标出现了,按第一套方案准备行动。”

“队长,不会是他们吧?那不是我们二处的老俞么?”一名特工踮起脚尖,对身材高大的特工耳语道。

身材高大的特工,目光仍然紧紧地盯着渐渐走近跟前的,两名身穿白色西装的旅客,脸上掠过一幕惊疑的神色,语气坚定地说:“就是他们。”

两名身穿白色西装的旅客,一走出出口,八名特工一下子包围了过来。站立在旅客身后的特工,已经将枪口抵在旅客的腰间。

“你们是什么人?”头发有些花白的旅客惊呼道。

“任先生,打扰了!请跟我们走一趟,到了那里,你就知道。”身材高大的特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语气威严地说道。

八名特工簇拥着旅客急忙走近轿车,动作利索地将旅客塞进轿车内。伴随着车门关闭的声响,两辆黑色的轿车,象是离弦的箭矢,射向情报处所在地的方向。

乱云飞渡

老天爷根本就没有与卧虎城里老少爷们作出商量,自作主张地突然下起了冰雹。

形似小米白如爆米花样的冰雹,极其大度而又富有地,从灰黄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

不论是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或是古老破败的平房,它们的屋面上,除了应时发出一阵阵密集的悦耳的声响外,也平添了一幕幕飞珠溅玉的景致。

冰冻后的街道,显得更为坚硬,激励着气势汹汹的冰雹,争先恐后地在其间跳跃翻腾,寻找各自的归宿。

街道上行人稀少,但是行色匆匆。快捷的脚步,此起彼伏地践踏着失而复现的冰雹,发出阵阵如同咀嚼脆饼样的声响。

半个时辰后。天地间又涌现出新的景象。

冰雹有些气馁地稀薄下来。受到冰雹唆使和勾引的雪花,顿时,气势张狂地在天地间翻腾。鹅毛般大小的雪花,纷乱而又迅猛。

呼吸之间,几寸厚薄的积雪,掩埋了大街小巷中不少的肮脏,带给卧虎城一派洁白富态的景观。

觉醒起来的劲风,呼啸登场。幸灾乐祸地在天地间横冲直撞,鼓动着雪花,间或旋转,间或飞扬。

沈十双手捧着一只用牛皮纸包裹的烧鸡,口中喷吐出一团团白色的热气,近乎是小跑步一般奔向爷得利赌坊。

一阵旋风不失时机地向沈十突袭过来,纷乱的雪花包围着沈十,极不友善地打击着沈十原本潮红的脸面。

沈十心中暗骂出一句很悦耳,却很不文雅的话,身不由己地低下头,半眯着眼睛,硬着脖子向前冲撞。

就在这时。五名头戴礼帽,身穿风衣的人,从街道的拐角处闪现在沈十的跟前。

没有半点警觉的沈十,动作优美地冲撞在闪现在跟前人的胸脯上,手中的烧鸡,腾空飞起。

沈十后退了一步,蓦然抬起的脸面上,除了屯积着愤怒,也闪亮着两道凶光。

黑风衣跨前一步,右手的拳头冲向沈十刚刚抬起的脸面。

“董彪!”

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人,闪电般出现在董彪和沈十的中间,发出低沉叫喊的同时,双手并举。一手抓着董彪已经冲出的手腕;一手抓着空中的烧鸡。

“沈十,不要冲动!”戴着墨镜的青年人,扫退了董彪,手握烧鸡挡住就要扑过去的沈十,声音提高了许多。

沈十注视了一下戴着墨镜的青年人,认出了他:情报站副站长戴天明,也因此断定出其余四人是随从的特工。戴天明的呼唤,阻止住了沈十的行动,却没有窒息沈十愤怒的咒骂:“是戴站长!这东西的眼睛是不是长在屁股上了?!”

董彪顿时须眉皆张,双手中传出关节收缩的声响。当目光瞥见戴天明的神色时,只是恶狠狠地瞧了沈十一眼,没有表露出半点言行。

“别在这里逞强斗狠,较起真来,相互间就伤了和气。快将这烧鸡趁热送给龙泰吧!他不高兴,你就是有苦难言。”

戴天明漫不经心地将手中的烧鸡抛掷过去,不偏不歪飘落在沈十刚刚伸出的手掌中。说话之时,轻轻地挥动了一下头,率先离开了沈十。

董彪气忿忿地紧跟了几步,压低声调嘀咕道:“这帮无赖,就是因为市民们忍让,助长了他们的气焰。我、、、我、、、。”

戴天明脚步放慢下来,却没有停下,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包裹着烧鸡的沈十,语气威严地说道: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是去抓捕地下党,是要缴获那份重要情报!不知轻重缓急,是与他们纠缠的时候么?龙泰是什么角色,你们不清楚?复兴堂的二少!最喜爱的事情,就是胡搅蛮缠。在日后的行动和工作中,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他们发生摩擦。”

董彪没有吭声,仿佛是受到戴天明的传染,同样扭头偷偷地看了一眼走,向爷得利赌坊的沈十,发泄解恨一般,重重地吐出一口口水。紧跟着戴天明的身后,悄悄地朝着鸿运珠宝行方向奔走而去。

望着戴天明他们远去的背影,沈十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行进的步子快捷了些许,一步紧一步地走向爷得利赌坊。

爷得利赌坊处于福寿街的东端,门庭华丽。飞檐拱脊的门楼中间,悬挂着一块长方形的匾额,仿宋字体的爷得利三个镀金大字,闪亮着熠熠的光辉。

宽大厚重的紫红色门帘,掩盖着洞开的门口。两个斗大的赌字,极具霸气地刺绣在门帘的中间。

门楼前方的两根火红色的立柱旁边,悬挂着一尺长短的方形骰子,随风晃动。立柱正前方的部位,分别书写着一幅对联:

压大压小大小总得压,赢多赢少多少都是赢。

站在对联前面的两名伙计,生得虎背熊腰。穿着厚实的棉袄,更显得敦实和霸气。头上戴着的狗皮帽子,不仅将耳朵包裹得很严实,而且,还包藏了大半部分脸面。失宠的鼻子,红得让人心酸。显得有些狭窄的脸面上,虽然呈现出铁青的颜色,但是,永远没有消失弥勒佛般的微笑。

“沈爷,你回来了?我真的在不少人面前歌颂过沈爷,你就是神行太保转世。”一名伙计朝着沈十不住地点头哈腰,另一名伙计急忙撩开紫色的门帘,挥手作出招请的姿势。

沈十没有停步,也没有应承。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腰板,目不斜视缓步走向门口。

“闪开!闪开!好狗不挡路,蠢狗找道拦!”

一阵迅猛的脚步声,从沈十身后传来,一声公鸭般的吆喝,在沈十身边极力泛起。

心中刚刚涌现出几分畅快的沈十,在公鸭嗓门的叫嚣中,顿时火冒三丈。一下子收住脚步,旋风样扭转身形,睁得圆大的眼睛,怒视眼前的情形:

七名大汉,獐头鼠目。戴着兽皮帽子,穿着不同兽皮制作的皮袄。腰间突出的轮廓,无声地证实着,其中隐藏着刀枪之类的武器。

六名大汉分列左右,簇拥着一位身材高大的汉子,显然,这个汉子就是他们的主子。

“大爷教导的是,大爷教导的是。小的就是一只没有长眼的狗,不经意间,挡住了几位爷的路。小的该死,几位爷见谅。”

一位伙计脸面上堆积着微笑,一步奔向沈十,装出搀扶的姿势,暗地紧抓着沈十的双臂,以身子掩护着沈十。语气亲切而又嘹亮。

“几位爷,请跟从小的进来,我这就给几位爷安排场所。”另一位伙计,一手仍然高举着门帘,频频弯曲着腰板,恭请几位大汉进入赌坊。

沈十目睹眼前几位大汉的气势,心中的怒火虽然没有半点的低落,但是,此时此刻,也不敢冒失地爆发出来。只有揣着明白装糊涂,暗地里咬了咬牙。

被簇拥着进入赌坊的汉子,在经过沈十的跟前时,停顿了两秒钟,目不转睛地看了沈十一眼,脸面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昂首阔步地走进赌坊的大厅里。

“沈爷,多有得罪!君子不与牛斗力,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抓着沈十双臂的伙计,急忙松开了双手,很是歉意地向沈十道歉解释。

“他们是什么人?!” 沈十近乎自言自语般问道。

“飞虎山的响马!你没有听麻爷提起过?刚才看了你几眼的那位,就是飞虎山的二当家,叫范尚,也是麻爷的二叔。他们几年没有在卧虎城露面了,这次下山,不知又要闹出什么事端来!”伙计边说边举起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找死!一会儿后,老子再与他们计较。” 沈十说出这句话语时的语气沉重,但是,声音并不高亢。说完,转身进入到大厅里。

大厅中灯火通明,却仍显得光线阴暗。升腾徘徊的烟雾,集结在大厅的上空,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澡堂中的情景。

大厅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