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花开亦落》彼岸花开落忘川 字母文 花开亦落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4-21 12:08:10

《花开亦落》彼岸花开落忘川 字母文 花开亦落同人女 已完结

《花开亦落》

来源:作者:一点芭蕉分类:穿越主角:瑾瑜,月光

完结小说《花开亦落》是一点芭蕉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瑾瑜,月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兰花还未来得及眨睛,两名女子已经走向莲台。那一声欲出的惊呼,便被生生地压在了她的喉咙里。 “这不是瑾瑜那死丫头...展开

《花开亦落》免费试读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兰花还未来得及眨睛,两名女子已经走向莲台。那一声欲出的惊呼,便被生生地压在了她的喉咙里。

“这不是瑾瑜那死丫头吗?半夜三更在这里散哪门子的心。”白衣女子伸足轻踢了一下地上的瑾瑜,使之露出光洁脸庞来。此女竟然赤着双足,一双小脚在月光下更显白如玉。

黑衣女子饶有兴趣地哦了一声,问道:“就是成天跟你唱对台戏的那个丫头?”

瞧了瞧瑾瑜公主的脸。见月光正照在她的面上,双目轻闭,神情甚是安祥。黑衣女子桀桀怪笑道:“这丫头一身灵气倒是充沛,不如将其魂魄取来炼化,可增几年修为呢。”说罢便欲动手。

白衣女子伸手阻止道:“且慢。可别忘了今夜我们前来的目的。”

一边盘膝缓缓坐下,口里一边说道:“这丫头命格贵不可言,怕是有什么来路。强行取了她的魂魄,只怕会落下天遣。”

“如今正值神界衰落,万年浩劫迫在眉睫,这天遣这未必能落在你我二人头上。听说上次尊主与月神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把月神毙于掌下。嘿嘿,月神这一死,天界里能与尊主旗鼓相当的敌手可不多了。”

黑衣女子嘴里虽然这样说着,手里的动作却缓了下来,也盘膝面对面地坐了。大约觉得瑾瑜公主横躺在身边碍眼,手一扬,那条丝带便从袖口又飞了出去,卷起她往岸上一抛,扑通落在兰花面前不远之处。好在这地上全是厚厚野草,那女子手下留了几分情,这落势倒也不严重。

兰花的心脏猛地一跳,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双手不停发抖。又怕不小心扯动藤蔓,惊了那二人。忙小心屏住呼吸,努力稳定自己的惧怕情绪。幸得荷塘里蛙声欢快,周围虫鸣杂乱。

“话是如此,还是小心为好。你我二人千儿八百年的修为,未必怕那天遣。但若惊动他人,影响我们修行,节外生枝,反而不妙。否则,我早就下手了,焉能等到今天?再说这丫头也嚣张不了几日,便会被送去那西境鸿国。”

“果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不,连你那国王‘夫君’的女儿都不忍心下手。”黑衣女子笑声怪异,却是压低了声音。

白衣女子毫不为意,举目四望了一会儿,说道:“时辰快到了,呆会儿休得分心。这满池未成形的荷妖莲精,灵力还不够你我二人取用么?”

说罢又叹了一口气,似有几分不忍:“咱们与这些精精妖妖,以前也算是比邻而居。这样一来,却变成同类相残了。”

黑衣女子也四下观望了几眼,目中却是兴奋之意,说道:“雪姐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怎地学了那等俗妇拖泥带水了?莫不是这几年的宫中呼风唤雨的得意生活,把你与那些低等人类同化了?只怪这些妖精修行功夫不到家,又正赶上非常时候。你我二人必须速速提高修行,否则枉来这人间一趟,辜负了两位护法大人的期望。”

白衣女子嗯了一声,嗔道:“且不说姐姐我在这宫中伴着那个死那头子,一身堆着皱褶的肥肉,恶心死了。宫外还有那一截枯藤老树,浑身干巴巴地没一点看头。哪像妹妹你游玩云湖,风流快活无比,只稍露半个脸,一阵抚琴弄曲,立刻颠倒众生,令天下英俊儿郎拜在你的石榴裙下。”

黑衣女子嘻嘻一笑:“姐姐说笑了。什么英俊儿郎,不过是一些财大气粗,没有半点料的肥肠大肚的老家伙们。偶尔有那么几个,也是一些绣花枕头在附庸风雅。真正有些真才实学的男子,少得很,多半来了也是听听曲聊聊天而已。”

两女说话间,那轮皎月已经慢慢移至正天空。两人不再说话,调整坐姿,低声念咒,一边快速地手结法印。登时,两人周身光芒大盛,稍后渐熄。各自身处一个光圈中心,那光圈如透明的椭圆鸭蛋壳儿。光圈上流动着淡淡的黑色光晕。

荷塘上的青雾越来越浓,渐渐变成厚重的乳白色。白雾在池上盘旋翻涌,一重又一重地往莲台推来。那满池的蛙声突然停止,似被硬生生地掐断了一般。

塘中挺立的荷梗,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越来越剧烈,不断地发出噼叭的断裂之声。荷叶抖动如波涛,一起一伏,似在不停地摇晃,拍打着水面。浓雾中升起无数淡淡的飘忽影子,它们在不停地挣扎、扭曲,却被浓雾越拉越长,越扯越淡。

兰花隐在藤蔓后,只听得池中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绝望的哀求声,和愤怒的尖叫声……这些声音聚集到一起,嘈杂无比,如利刃划过冰面,刮起片片飞屑;如锥刺青铜大钟,嘎嘎作响。她只觉得耳内胀痛,耳膜马上要迸破撕裂!

一阵头晕目眩,几乎要摔倒。她连忙双手死命地掩住双耳,才使得那声音微弱了些。一双眼睛,依然紧紧地看着外面。

那云浪翻腾的浓雾,此刻如海浪一般向两名女子涌去,刹时将两女身影淹没。浓雾在她们头顶开始旋转,如同漩涡一般。那流动的黑气在漩涡边缘飞快游动,将漩涡上的浓雾一点点地化掉。

就在这时,两女的身影在浓雾中显现,竟然是一狐和一锦鸡的形状!狐形淡淡,呈白色,有六条毛茸茸的大尾。而那锦鸡,尾羽异常修长,似是流光溢彩。光圈一明一暗,两人忽隐忽现。

如果站在远处看来,还以为是荷塘的莲台上有人提了宫灯,映得周边白雾缥缈。流萤聚集,上下飞舞,绿光点点。

这样过了约莫一个时辰,荷塘上的雾气已经消散,满目的凋零枯萎现象,残荷焦叶,断茎倒梗,只剩得零星点儿的碧绿。

两名女子收了身上的光圈,缓缓站了起来。对看一眼,相视一笑,忽地先后起身,向不同的方向掠去。白衣女子往王宫中心而去,黑衣女子则向着宫外,两条身影刹时隐入黑暗当中。

两女一走,兰花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了下来,靠着山石不住喘息,全身都在颤抖。许久,心情方略为平静下来,忙钻出藤蔓,跑到瑾瑜公主跟前。

瑾瑜公主仰卧在地,兰花将她半扶着,伸出手指,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半晌,瑾瑜公主终于嘤咛醒转。见自己半躺着,倚在兰花怀里,急忙起身,甚是不解地问道:

“花儿妹妹,方才不是在莲台上赏荷么,怎地到岸上来了?”

兰花吱吱唔唔地道:“方才我小解回来,见公主有些倦怠,便扶公主过来歇息片刻。半途中,公主……睡着了。”

瑾瑜公主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裳,又将鬓边碎发抚平,望望天下,见月儿已经西移,恍然道:“原来竟已这么晚了,怪不得会睡着。”

然后携了兰花的手,笑言道:“回去休憩罢,趁天亮还有个把时辰。只是苦了妹妹,又陪我熬夜了。”

兰花早就恨不得脚下生风,离开这里,当下一刻也不耽误,反手拉着公主急忙钻进山石小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