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落苏白》风落苏白txt LOLI 风落苏白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7-19 16:03:19

《风落苏白》风落苏白txt LOLI 风落苏白别扭受 连载中

《风落苏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安木田心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风安兮,安兮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安木田心原创小说《风落苏白》,主角是风安兮,安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年华似水,就这么一日一日的眼睁睁的看着幽幽时光如同指间沙一般流走,握不住,求不得,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十年。...展开

《风落苏白》免费试读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年华似水,就这么一日一日的眼睁睁的看着幽幽时光如同指间沙一般流走,握不住,求不得,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十年。

凤来山上,小溪潺潺,春光阵阵,一片秀丽风景,世人皆道凤来山是凶险之地,视此地为洪水猛兽,不敢轻易靠近,可又怎知藏在崎峻危险的外表下是犹如世外桃源的美景!

在一片绿草茵茵之地,一颗桃树枝繁叶茂,树根粗壮,仿佛已活了千年,桃花朵朵的树干深处,有一白衣女子双手背在脑后正在浅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女子却人比花娇,仙姿玉貌。

不多时,一仙风道骨的老人手持拂尘寻了过来,总算是在粉色的花丛中看到了白色的人影,没什么好气道:“没事漫天遍野的像个猴崽子似的瞎跑什么!每每要找你总是不见人影!”

白衣女子笑笑,睁开眼睛,眼睛是好看的丹凤眼,一笑便有光彩在其中流动,从树上翩然跃下,许是在这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住久了,她一举一动都带着绰约的赏心悦目的风姿,站到道人面前,笑道:“师父,你这话就没道理了,是你说要医治落岸溪时让我避避,不要让她看见了,我才躲到这来的。”

老道一顿,话是如此,可这也不是让他找了许久的理由,老道想了想,干脆耍无奈道:“那你也不能让我找这么久,我这么大年纪了,禁不起折腾。”

这话可就是无赖了,白衣女子摊手道:“师父,昨天吃饭时我让你少吃点,老年人吃多了不好,你不是还说你年轻宝刀未老吗?现在又年纪大了!”

老道被噎的没有话来反驳,只道:“风安兮,不要和我犟!”

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老道的声音太大,风安兮淡定的后退几步:“师父,年纪大了就收收嗓子,吼破了怎么办?”

老道更气了:“我,我就是吼个十天十夜也没有问题,我的身体,好着呢!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童颜真人的名号,是会小小的说几句话就受伤的人吗!”

见老头吹胡子瞪眼的,风安兮怕老头真的气出个好歹来,上前扶着老道往雅舍的方向走,笑着附和道:“是,师父厉害,师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童颜见徒弟示弱,心里好受不少,不过仍旧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风安兮骄傲道:“也没什么,就是落岸溪死了。”

死了!风安兮眉毛一挑:“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落岸溪是一年前落家花了大力气送到凤来山上来的,不知落家折了多少人力物力,是落岸溪的父母听说凤来山的童颜真人是个世外高人,说不定有救落岸溪的法子,才想尽办法把落岸溪送来的,落岸溪到时,已经是奄奄一息,满脸都是将死之人的灰败之气,童颜本不想救她,奈何落家爱子之心切切,且见死不救,童颜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所以便道他尽力而为,一切还需看天命机缘,能不能救活要看落岸溪自己的造化。得到童颜的应肯,落家自然感恩戴德,把落岸溪留在这里千恩万谢的下山了。

既然答应了,童颜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医治,奈何落岸溪伤了根本,明明活不了多久的人在童颜的手里硬是挺过了一年,最终还是活不过这个春天,去世了。

童颜一听,又跳脚了:“什么叫好端端的,你没看见天天躺在哪里出气多进气少本来活不了多久的在你师父的妙手回春的医术之下多活了一年吗!”

风安兮无奈安抚:“是,师父是在世的神医,普天之下鲜有敌手,可是师父,落岸溪死在我们这,落家那里要怎么交代?”

童颜冷哼一声:“交代!她们要什么交代?本来就是从阎王手里抢人的事,帮了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我救了她落家不对我感恩戴德还想找我不成,又不是我杀死的她。”

见童颜对落岸溪生死毫不在意,风安兮也不在意,落岸溪近一年在山上的品行,着实算不得好:“那你这么急找我何事?”

童颜一掌拍在风安兮脑袋上:“笨丫头,你忘了你只身涉险来到我这里为的是什么?”

风安兮笑容一收,淡淡道:“自然记得的,师父想的是?”

童颜捏着胡子眯起眼睛笑了:“是了,这十年你在这该学的都学了,我也没有可以教你的,我已经给落家的人传信让他们明早来接你。对,我徒弟就是聪明,才起个头就猜出来了,你就是落岸溪,有落家的身份,你查你爹娘的事定会方便许多。”

闻言风安兮心中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她心中还有些恍然,在山上的每个辗转反侧的深夜她想的无一不是下山查清当年事情的真相,可这一天终于来临,她却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师父,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用落岸溪的身份回去?”就这么回去还好,要是被认出来是风安兮的话,会不会太招摇了?

“怕什么,我说你是你就是,现在你的模样和你当初上山的那个简直有如云泥,以前胖的像个球似的,现在像个杆似的,唉,”童颜说着就是一声叹:“我没有把你养好,瘦了。修灵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功的,有时也要好好休息。”

以前的风安兮微胖,且行动间一股拘泥害羞之气,犹如珠玉蒙尘,现在风安兮勤于修灵,瘦了不少,虽然还是没有长多高,可蒙在珠玉上的尘埃被拭去,显得光彩照人,与以前判若两人。

风安兮扶着童颜往前走笑着安慰道:“以前那是婴儿肥,现在长大了自己就瘦了。”

见她对自己说的好好休息避而不谈,童颜知道她心中的执念,又是叹气道:“你心里有个结,这个结一直在,你就无法放下,安兮,我这糟老头子不能让你放下,希望你以后遇得良人能让你放下。”

二人说话间也到了雅舍,风安兮扶着童颜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两人倒了一杯茶,无谓道:“等找出来杀害我爹娘的凶手,我心里自然没有结。”

童颜拿起茶杯摇了摇头:“找出凶手与你心里有结并不冲突,你要试着放下,若是太晚,可就追悔莫及了!”

风安兮喝了一口茶水,淡淡道:“若是能轻易的放下我何不放下?”

童颜点头喟叹:“正是这个道理我才对你放不下心啊!”

风安兮笑着打趣:“那是我的事,师父不要再想了,师父只要长命百岁就好了。”

童颜不理会她的玩笑,只是突然说起了她以前的事:“你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说你根骨清奇,是个修灵的好料子,你还,”

童颜还没回忆完,就被风安兮打断了:“哎,师父,你不是说我骨骼清奇,是个练武奇才吗?”

童颜被她这么一打断,险些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胡子气得都差点翘起来:“别打岔!听我说。”就你记性好,就你会说话是不是!

风安兮赶紧给他再倒上一杯水消气:“您说,您说,我听着。”

童颜瞪了她一眼,被风安兮一打岔,他也无心去回忆往昔了:“后来你上山来了,一见到我话还没说半句话就晕了过去,苦了我这个老头子被吓了一跳一说还要搬到屋里去。”

风安兮低头喝水,那是我没力气了嘛!谁让你住这么个地方,上来一趟命都差点没了。

“后来,你就成了我的徒弟,每日勤学苦练,从不懈怠,我说过你是个修灵的好苗子,你确实进步也很快,出去闯荡,也算是个高手。”

也算是个高手,风安兮细细品着这句话,是在夸我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