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捕高进》神捕高进起点 强受 神捕高进耽美

更新时间:2020-08-05 16:02:55

《神捕高进》神捕高进起点 强受 神捕高进耽美 连载中

《神捕高进》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北郊夜雨分类:武侠主角:高进,白如雪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捕高进》的小说,是作者北郊夜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一章:杀贼李啸天,第十三节:夺命更声 “你为何平白无故地要杀我?”高进冷冷的问道。 “平白无故?你杀死了我的相好的,还有脸说‘...展开

《神捕高进》免费试读

第一章:杀贼李啸天,第十三节:夺命更声

“你为何平白无故地要杀我?”高进冷冷的问道。

“平白无故?你杀死了我的相好的,还有脸说‘平白无故’?”“蛇蝎娘子”白如雪虽然被高进制住,但此时却毫无畏惧,怒火上撞,“高进,算你小子有本事,要杀要剐随你便,老娘要是眨一眨眼就不是‘蛇蝎娘子’。”

高进笑道:“我今天杀的人有些多,不知道你的相好的是哪位呀?”

白如雪被压着,满脸通红,但还是怒气冲冲地答道:“李啸天的三公子,‘银枪’李豹。”

“哈哈哈,原来是那个名不副实的公子哥儿。”高进笑着松开了右手,把白如雪给放了。

白如雪有些诧异,方才的怒气也顿时消失到九霄云外,娇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以我这样的美貌,天下间有几个男人能不动心?”她在房中踱了几步,徐徐道:“不过,向你这样的年轻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高进又坐回了床上,盘起双腿,笑道:“你可以走了,我想我们始终不是仇人。”

“走?走到哪去?你杀了我的相好的,得赔我一个才行。”白如雪满脸梨花似地,粉嘟嘟的小脸,看上去确实美如仙子。

“怎么个赔法?”高进苦笑地问道。

“蛇蝎娘子”白如雪上下打量这高进,心道:这高进不仅帅气,还透着男人特有的阳刚之气,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她略微顿了顿,对着高进道:“除非你能……哎,你能娶我做老婆。”

高进一听这话,头皮都发毛,小脸立马阴沉下来,微嗔道:“不要再往下说了,白如雪你赶紧离开,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眼。”说罢竟又闭上双眼,继续练功。

白如雪满心欢喜又满心失望,悻悻地走出房门,在门外轻声说道:“高进,咱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且行且看吧。”

白如雪已离开,高进吹灭了蜡烛,又练了约么一个时辰,才完成了每天的功课,他关上窗户,铺好床褥,准备睡觉,忽然又想道,这悦来老店必定是被李啸天控制了,而且店小二还曾在酒中下毒,夜里必定不会安生。

夜入三更,大街上忽然有一个老者,左手拎着一个铜锣,右手握着一个小铜锤,一步一叨咕,走上三五步便敲一下铜锣,扯着沙哑的嗓音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月夜静寂,这铜锣声、沙哑喊声穿出很远、很远。

高进躺在床上,故意扯起呼噜,声音穿出很远,就听二楼的过道里窸窸窣窣的传来了脚步声,声音不大,可见来者轻功不弱,高进心中有数,继续假装熟睡。

楼道里果然有两条黑影儿,一个高大肥胖、一个矮小干瘦,这高胖的正是客栈的大厨,矮瘦的便是店小二。两人手上拿着家伙,高胖的手上拎着一对儿短把儿的板斧,店小二手上攥着一把两尺多长的小片刀。

两人蹑手蹑脚来的天字三号房门外,店小二仔细听了听屋内的动静,觉得确实睡熟了,为了保险起见,他从百宝囊里取出一个形如仙鹤的小铜壶,里面是熏香蒙汗药,这是绿林人采花盗柳惯用的伎俩。

小壶上头有一个细长细长的嘴,就像仙鹤的长脖子,下面有两个拉手,就像仙鹤的两条短腿,店小二把壶嘴轻轻塞进门缝,扯着铜壶下面的拉手,一下一下地拉的很有节奏,铜壶里的熏香蒙汗药一股一股的全渗透进了客房。这店小二动作娴熟,一看就是个老手。

约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两个人相视点头,店小二轻声道:“这下算是稳妥了,他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抵不住我的迷魂药。”

那胖子连忙竖起大拇指,道:“二哥,跟着你干,咱就没有失手过,这割头剐肉的粗活就交给俺了。”

两个人有恃无恐,大摇大摆地推门而入,借着月光,只见高进脸朝里,正侧卧在床上酣睡,呼噜扯的震天响。

那高胖的厨子笑道:“这该死的家伙,看他这一身膘,足够包两百个人肉馒头的。”

“瞧你这点出息,‘神枪压绿林’李老爷子说了,只要割下高进的人头,他赏黄金五千两。兄弟,五千两啊,还是黄金啊!”店小二岔开五个手指头,在胖子眼前晃了三遍,把这胖大厨子说的心花怒放,高兴的无可无不可的。

“二哥,你靠后,兄弟我要剁下他的人头,咱们这就领赏去。”那胖大的厨子走到窗前,高高举起雪花大斧头,对着高进的脖颈就是猛力砍来,这要是被他砍中了,也漫说是人头,就是铜头、铁头也能给劈开。

就在大斧的利刃即将砍上脖颈之时,高进猛一个向外翻滚,不等斧头落下,一脚蹬在胖大厨子的小肚子上,就见这胖子如同一个大肉球一样,离地飞起七八尺高,水平飞出一丈多远,赶巧了后面是一面大窗户,这胖子撞碎了窗子,就听一“啪”的一声摔在大街上,这下可把这个大胖子给摔开泡了。那胖子“哽”了一声,当场就咽了气。

高进这转身、猛蹬的动作实在太快,那店小二还没有反映过来,自己的同伙就直接丢了小命。他回过神儿来,赶紧撒丫子就要往外跑,高进心想哪能便宜了你啊,又是下毒又是药的,属你最下三滥。

高进一招神行百步,后发先至,堵在了门口,店小二吓得好悬没尿了裤子,急忙转身一招鲤鱼跳龙门,想从这破窗子跃出去。高进跟上一步,一脚蹬在那店小二的屁股上,就见店小二如离弦之箭一样,“嗖”的一声飞出窗外两丈多远,摔在地上又就地滚出三丈多远,恰好在那敲锣喊更的老者跟前停了下来,仗着这小子轻功不弱,又护住了要害部位,虽然摔了个半死,但总算捡回一条命来。

高进一个纵跃,也从窗户跳在当街,打算直接结果了店小二的性命。

那老者又敲了一下铜锣,铜锣发出声儿又高又尖,简直耳膜都要被震破,店小二虽然摔的很惨,但也不忘双手堵住耳朵。声音已过,他又赶紧躲在老者身后。

高进知道这老者颇有来头,在当街站定,喝道:“你是何人?”

那老者扯着沙哑的嗓子大笑道:“年轻人,不识得老叟,难道还不识得我手上的家伙吗?”

“哈哈哈。”高进仰天大笑,“我若没猜错,您老人家想必是‘夺命更声’夏明远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