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国公夫人绯闻录》国公夫人绯闻录免费阅读全文 大叔受 国公夫人绯闻录出柜

更新时间:2019-07-31 09:41:40

《国公夫人绯闻录》国公夫人绯闻录免费阅读全文 大叔受 国公夫人绯闻录出柜 连载中

《国公夫人绯闻录》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月半松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余墨,燕回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国公夫人绯闻录》的小说,是作者月半松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剑一看着还亮着灯的书房,按紧了怀里的东西。 “主子,这是您要的东西。” 剑一将怀里的东西,呈放到余墨面前。 “都说了。” “起先...展开

《国公夫人绯闻录》免费试读

剑一看着还亮着灯的书房,按紧了怀里的东西。

“主子,这是您要的东西。”

剑一将怀里的东西,呈放到余墨面前。

“都说了。”

“起先还不松口,后来给了些银两也就都说了。”

见余墨没有言语,剑一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他儿子新娶了媳妇,正好前些天闹了一场,所以选的悬梁。”

余墨坐在桌案前,他身后的烛光太亮,让人分辨不出他的脸色,这样的余墨与平日里的他大相径庭,不似文弱,反倒像是于暗处操纵一切的上位者。

见余墨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剑一行了一礼后悄悄退下。

书房里再次恢复了寂静,幽幽的烛光映在桌上苍白如玉的手指上,余墨挑开了面前的折子。

折子很长,写着的乃是一名妇人的口述。

这本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的地方,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那名妇人曾经是燕回的奶娘。

因夫人早产诞下一女,五月初一那日,我被召进府中当差……

余墨向后翻去。

小姐虽是早产,可生的却是分外圆润可爱,只唯独在其肩胛处生有一块殷红胎记,我曾悄悄看过一眼,那胎记的模样宛如一只红色游鱼。

但夫人对此似乎颇有忌讳,曾有仆从无意间提及,却是被夫人喂了哑药发卖出去……

余墨的手指点在那“胎记”上,许久才向后看去。

后面说的大多是一些琐碎之事。

小姐口舌似乎生的比常人更加娇弱,饭菜稍有差池,也是要引得脾胃不适,所以夫人时常亲自下厨……

余墨站在窗前,如玉的指尖敲击在窗棂上,幽深的眸子里,隐隐映出后院的一角灯光。

而此时的燕回,却是陷于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境当中。

梦境十分破碎,梦里有荔枝,有她,还有一个让人分辨不出模样的男子。

只能隐隐看出他坐在廊下,手上似是在翻阅着一本典集,廊下茉莉盛放,那人的一个侧影竟比这茉莉看上去还要芬芳。

“小姐,那就是晋公子。”

荔枝小心的看看左右,见没有人注意,这才向着隐在花墙后的女子,低声说到。

“晋公子此次路过东陵,是特意前来拜访老太爷的。您远远的看一眼就好,若是让老太爷知道我带您过来,少不得要将我发落出去哪。”

“怕什么,左右天塌下来,也有我给你顶着。”那少女睁着一双清眸,透过眼前的花墙悄悄看向廊下的公子,不经意间红了脸颊。

那就是她将来要嫁的人。

“晏晏。”

清雅的书房里,年近不惑的老者端坐于后,都说松柏有节,窗外松涛阵阵,却是不及眼前老者半分风骨。

“燕家如今不比从前,与晋府的婚事,我已经做主帮你退了。”

少女捏紧了手上的绣帕,虽然身姿稚嫩,可是却如孤兰一般身姿端正。

“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祖父做主就好。”

她声音平淡,听不出丝毫异样,不过是一场尚未萌发,便遭夭折的期许,断了也就断了。

“你父亲前些日子写信过来,说已记不得你儿时的模样,我如今已经年老,你与我在东陵待了这么多年,却是该回到京都了。”

马车摇摇晃晃出了东陵,本该一路平顺,谁知路竟然在半道上遇见了一窝马匪。

冲出的马匪惊扰了马车,发狂的马匹带着车上的她一路狂奔,竟对着一旁的悬崖冲去。

“跳下来!”有人骑马而来,追着发狂的马车对她大喊。

她向后看去,只见周围俱是山壁碎石,而马车距离悬崖已不过五丈距离。

“跳下来!”那人从后面追上来,“我会接住你的,相信我!”

她眼睛一闭,向着半开的车门猛地跳去…

然后落入一个让人倍感安心的怀抱里,她悄悄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那人从鬓角落下的汗珠。

一见钟情,不外如是。

“在下晋裴,姑娘可是无事?”

这就是晋裴?

燕回睁着眼睛使劲望去,却见那晋裴的脸变成了荔枝的模样。

“小姐?小姐?您该起了。”荔枝轻声唤着。

被荔枝这一喊,燕回终于得以从梦境当中脱身。

熟悉的床帐,熟悉的荔枝,还有陌生又熟悉的自己。

“小姐您快些起来吧,今日国公大殓,您需要早些过去的。”

燕回捏捏酸痛的眉心,这才疲倦的坐起。是了,自己穿越了,变成了国公夫人寡妇燕回。

刚才那个梦,大概是原身的记忆吧。

古人讲究死后三日大殓,其实说白了就是把这人洗吧洗吧,换身干净衣裳给放进棺材里。

可是,问题来了,大将军死在雪山下,估计得等到夏日雪化才能把尸体挖出来,不说野兽会不会糟蹋,只说雪山距京都万里之遥,恐怕运回来时变味都是轻的。

所以这衣冠冢很有必要,又因为放置的是衣冠冢,所以现任国公府侯爷余墨决定,大殓后停灵一夜,次日直接下葬。

燕回站在那里,看着余墨面色庄重的将一件铠甲摆进棺木里,她忍了几忍想要笑出声的嘴角,连忙拿起手上的绣帕在眼角轻轻按了几下。

只瞬间,燕回的眼泪就顺着脸颊颗颗滚落。

不得不说,这沾了生姜汁的帕子,果然威力巨大。

燕回这边还有心做做戏,对面的余逐流可是连跪都懒得跪。

此时的他洗尽了脸上的浓墨重彩,正披麻戴孝的倚在门边,眯着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摇头晃脑的哼着戏文。

余逐流本就生的高大,偏偏还白乎乎胖滚滚,此时穿着孝衣的模样就像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大汤圆。

前提是他不说话。

“我说大哥,这堂上又没外人,你也就别整那一套了,直接盖上棺盖完事。”

余墨掩唇轻咳了几下,伸出手去将盔甲摆放的更整齐一些。

“毕竟是父亲,等下还有人前来吊唁,你注意些。”

“注意什么,我站在门口可是看着哪,今日怕是没有人来的。”

余墨闻言却是向着燕回看了一眼,“今日旁人即使不来,外祖必然是要来的。”

“外祖?”余逐流闻言有些疑惑,“咱娘当年可是孤儿,因为被余远道救了,这才以身相许有了我们,咱们哪来的外祖?”

“咳!咳!”燕回掩唇咳嗽了两声,用以提醒两位她的存在。

听见声响,余逐流这才发现这堂上还有外人。

“咦,这女子是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