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胭瑶缘》胭瑶缘吧 YAOI 胭瑶缘猎奇

更新时间:2019-08-12 16:30:38

《胭瑶缘》胭瑶缘吧 YAOI 胭瑶缘猎奇 已完结

《胭瑶缘》

来源:作者:伊凌冰倩分类:穿越主角:广亮,李姑娘

主角叫广亮,李姑娘的小说是《胭瑶缘》,它的作者是伊凌冰倩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秋天的夜晚,总让人觉得寒意沁人,天上那轮皎洁的弯月也显得格外清冷。我独自一人站在了月光下, 唉,哥哥他忘了胭脂姐,也抛了红尘,而...展开

《胭瑶缘》免费试读

秋天的夜晚,总让人觉得寒意沁人,天上那轮皎洁的弯月也显得格外清冷。我独自一人站在了月光下,

唉,哥哥他忘了胭脂姐,也抛了红尘,而我也断了和他的情意,几百年了,当初,好像是我亲手掐断了我们的情,

无心人,胭脂姐失了心,可我现在是想不能想,念不能念,至少,胭脂姐还能恨哥哥,可我呢?我却连恨,都不能恨,呵,这也算是给我的惩罚吧。

罢了,只要能让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了,既然不能相守,那就让我远远地注视着他吧。

可胭脂姐不是我啊,她不能放下啊,她放不下这段情啊,唉,现在只能希望哥哥他不要把胭脂姐再伤的那么深了,想到这,我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我把右手伸了出来

“绝情魔刀!”瞬间,在我的右手上就出现一把闪耀着红色光芒的弯刀,它在我的手心里不停的旋转着。

绝情魔刀,顾名思义,就是修炼者一定要绝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绝情,断情,但任然能驾驭这把魔刀,

我想,应该是绝情仙刀在起作用。绝情仙刀,是我自己自创的一把刀,它不像绝情魔刀那样锋利,相反的它很柔和。

当初,王嫂入魔以后,就修炼了绝情魔刀,而我为了压制住她,就自创了绝情仙刀,为的就是压制住它的锋芒。

时间不早了,该睡了,我收起了魔刀,转身,轻挪莲步,回到了房里,吹灭了烛火,躺下了,不久,我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我从房里出来之时,就看见一个小沙弥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对我说道:

“李姑娘,外面有一位公子要找道济师叔,但是,现在道济师叔不在啊,现在他正踩着监寺师叔和必清呢,还说如果我们不交出道济师叔,他就要一把火烧了灵隐寺,还要杀光灵隐寺所有的和尚,现在方丈已经过去了。”我看得出他很害怕,

不等他再说话,我就已经赶往大殿,到了大殿外,我就看见胭脂姐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男装,一只脚踩在了广亮的背上,广亮身下还压着必清,两人的表情十分痛苦

“李姑娘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顿时,大殿外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我,包括胭脂姐在内

“请问,这位公子找我哥哥有什么事?我哥今天不在。”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了一句话

“那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告诉他,明儿个,我在回头崖等他。”她可能是认出了我,语气稍稍的放缓了,说完,她就转身走了,突然,方丈叫住了她:

“敢问这位施主,你的尊姓大名?”胭脂姐听闻,轻轻地撇过头

“无心人。”她走了,冷漠的声音,让我顿时的感觉像是被冰冻住了一样,我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念头:她是胭脂姐吗?

如果她是,那为什么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感觉了呢,恨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我的脸庞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丝丝冰冷的感觉,我用手轻轻地擦拭,原来是泪落了下来

“李姑娘,你怎么了?”必清发现了我脸上的泪珠,惊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回房了,你们记得提醒我哥,明天去赴约。”语毕,我就转身走了,丝毫不顾后面的必清和广亮的叫声。

在房中,我趴在床上哭了好久,那可是胭脂姐,我的好姐妹,我最亏欠的人,

如果当初,我没有让她和我哥相遇,那,该有多好,可惜,我始终不能改变她的命运,为什么,为什么?

我真的很没用,从很久以前,我就对我自己说,哪怕自己受伤,也要保护胭脂姐,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哥哥和胭脂姐是最关心我的,自王兄出家后,我就彻底绝望了,父王对我很好,母后对我也很好,

但哥哥和胭脂姐是最懂我的人,除了他的事,我们几乎无话不谈,胭脂姐,希望有我在的结局,

不要那么悲惨,拜托,王兄,不要那么狠心,王嫂的悲剧,不要再重演了。

是夜,我呆在房里已经很久了,双眼已经哭得又红又肿了,哥哥一定很担心我吧,

算了,去看看哥哥吧,陈亮的事,我还要和他商量商量呢,想到这,我站了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打开了房门,往哥哥的房间走去。

到了哥哥的房间,我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见房里传来了一声

“请进。”依旧是那慵懒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丝隐隐的担忧。我推开了门,看见哥哥他正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瑶儿,你没事吧?”哥哥睁开了眼睛,眉头紧皱着

“我没事,我来找你,是有事要跟你商量。”说完,我坐在了八仙桌旁的凳子上。

“哦?什么事啊?”哥哥他挑了挑眉,问道

“是关于陈亮的事,今天他来找你了吧。”我淡淡的说道

“是,那个傻小子,居然要我收他为徒。”他轻笑道,但眼神中却带着一丝玩味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哥你为何不干脆收他为徒呢?”我轻扯唇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想让我收他为徒?”他轻轻地笑了笑反问道

“是,如果哥你收他为徒,那么这就意味着,我们将少了一个敌人,多了一个战友。”我顿了顿,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端到了嘴边,却迟迟未喝

“而且,你也知道,白灵和他的千年情缘,如果你收他为徒,说不定,白灵以后会弃暗投明啊,白灵她也不是真正的十恶不赦,只是被乾坤洞主利用了,假如能教她入世,那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我轻描淡写的说道,不错,我就是想利用陈亮来拉拢白灵,早一点收服白灵,就少一分危险

“你让我再考虑考虑。”我听完,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往外走,待回到了房里,

我才松了口气,还好,哥哥没有问起我哭的事,想到这,我的唇角不禁微微上翘,

露出了一丝笑容,轻挪莲步,走到了梦瑶琴边,敛裙缓缓地坐了下来,双手抚上了琴弦,轻轻撩动琴弦,开口唱道:

“那年伞搁西楼

雨初停 情难收

撩青丝 微回首

人约黄昏后

那年谁画西楼

墨一世 砚未收

琉璃月 桂枝头

恰似春水流

一砚笔墨为谁候

画一生情入颜容

朱砂秀 钗头钩

蓦然回首

一抹红颜为谁留

墨一世魂入眼眸

情如酒 夜正浓

等谁来嗅

那年独上西楼

花自落 水自流

人影犹笑东风

怎寄千里愁

一砚笔墨为谁候

画一生 情入颜容

月冷依旧妄自风流

等谁凝眸

一抹红颜为谁瘦

墨一世 魂入眼眸

还魂的酒难以入喉

等谁来救

那年的桃花正红

那夜的月色迷蒙

你为我点上双眸传神的眼眸

只将你一生刻进我的心中

一抹红颜为谁瘦

墨一世 魂入眼眸

还魂的酒难以入喉

等谁来救前世的错

来生补救等你凝眸。”墨魂,呵,胭脂姐的魂,恐怕早已被我哥给夺走了吧,轻扯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可谁又知这笑容里蕴含着多少无奈啊。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胭脂姐和我哥约定的时间了,我哥早已出门,

而我却呆在房里打坐静思,过了不久,我就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里浮了上来,伸出手,掐指一算:广亮,必清,危险。

不好,广亮他们有危险,我赶忙收功,跑了出去,在大殿外,我随手就抓了一个人

“广亮和必清呢?”我很着急的问道

“监寺师叔和必清师兄出去了,他们临走前好像说是,要去看道济师叔的热闹。”听到这,我不由得他说话,我就赶紧化作紫光,走了。

到了一片树林中,我就看见哥哥正和胭脂姐对峙呢,必清被她抓住了,而广亮则躲在哥哥的背后

“哥。”我轻轻呼唤了一声,跑到了哥哥的身边

“瑶儿?你怎么来了?”哥哥奇怪的问道

“是啊,李姑娘,你怎么来了?”广亮也很奇怪,我对着广亮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早就告诉你们了,别添麻烦,你们非不听,这下好了吧?”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

“对不起嘛,那你快救救必清吧。”广亮低下了头

“是啊,李姑娘,快救救我吧。”必清被胭脂姐掐着脖子,痛苦的说道

“胭脂姐,就算我求你了,放了必清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无奈的说着,平日胭脂姐最听我话了,不知道现在胭脂姐对我的感情变了吗?

“不行,除非,你哥答应我,再和我在灵隐寺拜一次堂,成一次亲。”胭脂姐还是不肯松口

“道济啊,你就答应吧,求你救救必清吧。”广亮哀求着我哥

“哥,你就答应吧。”我也无奈的开了口

“好吧,我答应你,行了吧。”我哥语气中满是愧疚,这也为难他了

“好,三天后,我就在这等你来娶我。”说完,胭脂姐就带着必清消失了

“走吧,回寺吧。”我不耐烦的说道,唉,保佑陈亮吧,胭脂姐的绝情魔刀可手下不留情。

一转眼,就到了三天后,哥哥和胭脂姐再次成亲的日子,这三天里,我没有说什么,也几乎没有怎么踏出过房间,

我在房里打坐练功,努力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而哥哥他则把必清救了出来,广亮乐呵呵的准备着婚礼,他脸上的笑意,总让人觉得是他自己结婚一样,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而我也终于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大殿外,只见我哥身穿大红蟒袍,广亮和必清在他的身旁乐的简直就像两只老鼠,

我走到了哥哥的身边,吉时到了,还是当年的那一身红霓裳,还是一样的人儿,只是已若非当初了,

相隔十年,物已变迁,当年的那份感情,早已从爱变成了恨,一对新人已就位,临时充当司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