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拂玉壶冰》赋得玉壶冰 无广告 风拂玉壶冰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08-16 07:01:49

《风拂玉壶冰》赋得玉壶冰 无广告 风拂玉壶冰精彩试读 连载中

《风拂玉壶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清雅长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徐冰清,牧照

经典小说《风拂玉壶冰》由清雅长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冰清,牧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几日后,宁国侯府。 徐冰清正在亭中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着素英的剑法。 素英身形瘦长,又经常紧衣束袖,显得干练爽利,舞起剑来英姿飒爽...展开

《风拂玉壶冰》免费试读

几日后,宁国侯府。

徐冰清正在亭中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着素英的剑法。

素英身形瘦长,又经常紧衣束袖,显得干练爽利,舞起剑来英姿飒爽,十分令人赏心悦目。

“小姐!”未见其人已闻其声。

远处传来妙菱清脆欢快的嗓音,夹杂着轻快奔跑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便见妙菱兴冲冲地跑来,身后跟着一脸无奈、眼眸中带着宠溺的牧照。

徐冰清暗思:是不是尽快把牧照和妙菱的婚事抓紧时间操办一下。听闻女子出阁前无论怎样的飞扬跳脱,嫁人之后,就会变得成熟稳重多了。

牧照是管家牧舟的儿子,妙菱是司空灵路上捡来的无父无母的孤儿。反正他们成亲之后,仍旧住在府中,大家仍旧在一起,与现在也并无多大差别。

徐家在京城有一间酒楼,名曰“烟火楼”。

由牧照内外打理,故而,他并不经常待在府中。

“小姐。”牧照行礼。

虽说徐冰清已被陛下册封为宁安郡主,但她身边的亲近之人还是习惯性地喊她小姐,对此徐冰清也乐意如此。

徐冰清斟了茶水,递于妙菱,“不急,先喝杯茶缓缓。”

素英收剑归鞘,“可是又有何乐事了?”

妙菱接过茶盏一饮而尽,拉着牧照,“你别说,我来说,我来说。”

牧照宠溺一笑:“好,你说。”

徐冰清又斟了茶递给素英和牧照,“都坐吧!”

素英、牧照接过茶盏,“谢小姐。”

“小姐,我适才在酒楼听闻安王爷要回京了。”

“哦!然后呢?”

这件事徐冰清早就在进宫那日就从姬御宸的嘴里听到了,所以再次听闻此消息自然不会太过关注。

“听闻他带兵抄了曾经抢劫小姐的那群土匪的老巢,并把那些土匪全都送进了牢狱。美其名曰:他们常年欺压当地百姓,烧杀抢掳,无恶不作,实在是罪大恶极,引人愤恨。但京城皆传他们是得罪了小姐,所以安王爷才会剿了他们匪窝。”

徐冰清长睫微垂,因未婚妻和百姓之故解决匪患,足见其重情又重义,这手棋下得可真好。

“安王是东皇的王爷,为民除害天经地义,又怎是为了小姐?”素英不满道。

“不管是为了什么吧!反正现在京城里的姑娘们个个都对安王情愫暗生,恨不得嫁给他。小姐,你可得当心点。”

徐冰清淡淡一笑。

素英示意牧照拉走妙菱。

妙菱不明所以,“怎么了?”

“医圣莫先生找你还有事,我们先去找他吧!别让他久等了。”牧照拉着她起身。

“哦!好,小姐?”

徐冰清轻笑道:“去吧!”

牧照带着妙菱相携离去。

“小姐?”素英心中担忧,看向徐冰清。

徐冰清只是微微一笑:“无事。”

不知从何时起,无论发生何事,自家小姐脸上都是云淡风轻、毫无涟漪之态。

素英暗自叹息:也不知是好是坏。

东皇国皇宫。

“是你通知逸风去清除匪徒的?”

姬御宸眼眸微眯,笑着道:“一举两得,多好!既解决了匪徒又安了百姓,虽说用他去剿匪屈才了些。”

秦雪卿无奈道:“你呀!对了,这次逸风回来,便商议着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吧!就是不知他们二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若你想他们成亲还不简单,一道圣旨不就解决了。”

“别胡闹了。前几日,冰清言语间提出想解除婚约之意,而且逸风这些年来来回回的也没什么态度。我实在是不放心。”

姬御宸轻搂着她,“既然是他们二人之事,便交由他们自己解决吧!他已经不是孩子了,自己的婚事还要他人操心,他还是我弟弟吗?”

“就因为他是你弟弟,我才担忧。自古以来,长嫂如母,我不操心谁操心?”

“话虽如此,但感情之事又不是旁人左右得了的。再说了,当年我去秦家求亲,可受了不少刁难。他就凭长辈们的一句话就想把妻子娶到手,也太便宜他了。”

那意思:我娶妻时遇到那么多的艰难险阻,他凭什么就能轻而易举地娶亲生子。作为我的弟弟,他自然也得尝尝这个中滋味。

秦雪卿执帕轻笑:“你还记恨着当年我父亲和兄长为难你的事啊?也太小心眼了吧!”

姬御宸暗自嘀咕:他们对我的刁难可不只是娶亲的时候。

当初册封四妃的时候,他们可是恨不得杀了他,还扬言威胁他,要他休了秦雪卿再令纳妃子。

这不是要他的命吗?还好他够聪明,不然哪能如现在这般搂着发妻闲聊家常。

不过,这些他是不会告诉秦雪卿的。

他是她的夫,是她孩子的父亲,也是他们的天。有些事情秦雪卿不需要知道,也不需要承受,因为一切有他,他会为她撑起所有。

而后,京中沸腾,陛下的同胞弟弟安王爷大胜而归。

名响各国的安王爷得胜回京,那效果自是非同凡响。

山野也好,朝堂也罢,众人皆知,姬逸风身为皇族中人,年仅十二岁便舍弃京中锦衣玉食的生活奔赴战场,不畏苦、不畏寒、不畏险、亦不畏死,武艺高强,兵法显著,是东皇国百年来的旷世奇才。

妙菱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外面坊间对姬逸风的歌功颂德。

徐冰清闻言也只是淡然一笑:将帅之才,多年来东皇国也不乏有之。当初姬御宸从北境回京之时,众人皆言他是将帅之才,也正是自小便被称为“文可安邦,武可定国”之才,由此引来各方势力的暗杀与忌惮,也才有了后来先太子和先太子妃的早逝。

自古以来,悠悠众口,防之甚于防川。至于本心如何?非言辞可以取信。

好在姬御宸文韬武略,心思深沉,精于算计,又有称霸天下的野心,倒是对此毫不在意。

此次姬逸风回京,竟然这么大的声势,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为的是挑拨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

先太子姬腾翼体弱多病,太子妃范映兰整日里悉心照料,故而对姬御宸兄弟俩便疏于照顾。

姬御宸比姬逸风年长七岁,所以姬逸风基本上是姬御宸照顾到大的。他们自幼相依为伴,此番情义自是不同寻常。恐怕对于姬逸风而言,父母之情还不及兄弟之情深厚。

就是不知道倘若有一天,姬逸风名望高于姬御宸时,姬御宸会如何做?

徐冰清不由暗自叹息,看着旁边的浩然在认真地练字,心底又是一阵唏嘘:若是浩然以后长大成人,不再需要自己,那时的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忽然,莫修染翩然飞来,看到她的神情,“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徐冰清轻轻一笑。

“我告诉过你,不要整日里忧思太重,小心积郁成疾。你现下年纪尚轻,自是无碍。若是以后生病或是重伤,心思抑郁,怕是很难好转。你怎么总是不听劝?”

“反正有莫叔叔在。”

“纵使我医术再高超,对于‘心病’,我也束手无策。”看着徐冰清淡淡道。

徐冰清不语,装聋作哑。

“听闻那个安王回京了?”

“怎么?莫叔叔对他感兴趣?”

莫修染叹气,“什么事不要总闷在心里。你若不说,别人又怎会知晓。”

徐冰清微微一笑:“冰清无心事可诉。”

“世间疑难杂症者繁多,即使是我,有时也只能束手无策,束手无策啊!”莫修染叹息着飞身离去。

徐浩然抬头看着徐冰清,“姐姐,莫叔叔什么意思?”

“没什么。”徐冰清轻轻一笑。

花开花落总归尘,缘来缘去终会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