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宋狂生》大宋感生大帝 耽美狼 大宋狂生娘受

更新时间:2019-08-19 13:00:38

《大宋狂生》大宋感生大帝 耽美狼 大宋狂生娘受 连载中

《大宋狂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毛驴二号分类:主角:张子颂,博寿

新书《大宋狂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毛驴二号,主角张子颂,博寿,是一本两宋元明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眼见两队士兵杀气凌然的冲进了张府,士子们皆是一愣。 随后便有士子拍手称快,欢呼起来: “狂生无礼,抓得好!” 当然,也有部分士子...展开

《大宋狂生》免费试读

眼见两队士兵杀气凌然的冲进了张府,士子们皆是一愣。

随后便有士子拍手称快,欢呼起来:

“狂生无礼,抓得好!”

当然,也有部分士子皱下了眉头。尤其正在石碑边题字的博寿,当即粉笔一扔,竟然试图阻止士兵,并还呵斥道:

“哪里来的匪兵?无故扰民,没有王法了么!”

可惜韩宗师却根本没有理会博寿,只顾跟着一个统领模样的人,两脚踹开大门,领着百十来人呼啦啦的冲进了张府。

“住手,你们干嘛呢!”王诜顿时急了,试图冲向大门。

岂知,张子颂却一把拉住了他。

“子颂,你别拉我!”王诜一阵挣扎,试图甩开手臂冲进去阻止韩宗师等人,“好歹我也是个驸马,他们不敢怎么样!”

“晋卿兄,别急嘛。”张子颂却一脸谦和,揖手劝道:

“家里有护院呢,放心吧。”

“护院能挡住官兵?你别傻了!”王诜依然想要前去阻止。可惜韩宗师等人已经全部冲了进了宅子,并且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王诜无奈,终于停止了挣扎。

张子颂这才放了手,脸上却是不疾不徐。

倒是旁边的博寿,一副义愤填膺,且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急匆匆走了过来,“狂生,跟你说了不能立党嘛。你看现在,麻烦大了吧!”

“嗯……?”张子颂倒是有些意外了,随后揖手答谢道:“晚生没想到呢,博寿兄竟是个古道热肠之人,感谢,感谢!”

“哎呀,你就别拽文了,家都快被人砸了。赶快随我前去解试一下吧,就说你初来汴京,不知道朝廷不许立党。我给你作证明!”博寿一把拉起张子颂,急切说道:“这帮人看似官兵,实则比匪徒还蛮横!”

“匪徒?呃……”张子颂便再次揖手,谦和回道:

“匪徒很危险,咱再等等。”

“懦弱!你要不要这么胆小?”博寿顿时一脸失望,“枉你号称狂生!”

“都说了,那是你们乱叫的。”

张子颂懒得解释,转而看向了宅子。大门嘎吱关上之后,初时还伴有打砸声响、鸡飞狗跳,随后便是一声呵斥:“敌袭,抓起来!”接下来只几个呼吸之后,院子里便又恢复了安静。百十来个官兵,仿佛石沉大海!

士子们顿时一脸疑惑,议论起来:

“什么情况?咋没声了?”

“护院投降了呗,谁敢跟官兵斗啊。”

“也是,一个月就几两银子,伤了官兵可是会坐牢的。”

“何止坐牢!拒捕格杀勿论!”

“杀人就过分了吧?张子颂虽狂妄,家人罪不至死啊!”

“其实,狂妄又不算犯罪……!”

士子们议论纷纷,或同情、或称快,但绝大部分人,都是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就等官兵抓了张子颂的家人出来,给他难堪。随后,大门果真嘎吱一声打开,岂知率先出来的却是图图,一脸淡定,

“少爷,有匪徒打劫,全抓起来了。”

“匪徒?抓起来了?”士子们顿时目瞪口呆。

张子颂则点了点头,随意回道:“既然是劫匪,那就送官吧。”

“送官?”士子们只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官兵来你家抓人,你却把官兵抓了,还误会人家是匪徒。最后,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要送官?这是什么操作!你咋不上天呢!

图图却是转身喊道:“带出来吧,送官!”

便只见大门之内,百十来个官兵全被绳子绑了,嘴里还塞着臭袜子等,一阵吱吱呜呜却是说不出话。两侧则是二十几个青年,一个个穿着儒衫、斯文恬淡,甚至还对周围的士子们一阵打恭揖手,看起来很是彬彬有礼。

正是‘神屠二十八宿’,只不过都像是太学里的读书人。

最后出门的,则是两副担架。

一个抬着韩宗师,一个抬着士兵统领,浑身是血。

尤其,两人的嘴巴都被打脱臼了。虽然极力想要说话,旁人却只能听见‘呜呜’的叫声,哪里分得清两人在说什么。

士子们除了惊叹,顿时又议论了起来:

“张府里,怎么这么多读书人?难道都是‘庸党’的党员?”

“怎么可能,哪有这么多进士!”

“晚生倒是奇怪,他们怎么抓住这些官兵的?”

“读书人嘛,当然是靠脑子了。你没听过‘程颢’兄弟最近讲的‘格物’论么?这些人肯定是在张府内设了机关,官兵再多也没用。”

“厉害!‘格物论’果然是绝学啊!”

士子们的发散思维很宽,竟然聊到了‘程氏绝学’。但是,王诜却是一脸担忧,“子颂,你把官兵打成这样,会有麻烦的。”

“官兵?分明就是劫匪嘛。”张子颂一本正经的扯淡。

“你别给我装傻!”王诜却是悄声呵斥道:“人家都穿着铠甲呢,你说是劫匪就是劫匪?小心吃不了兜着走!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啊。”张子颂却揖手回道:

“是你说他们要来抓我嘛,那我干脆先打他们一顿好了。”

“子颂,你……”

王诜彻底无语了,这是官兵啊!又不是小孩过家家,人家要抓你,你就先打人家一顿?这不是暴力拒捕么!坐牢只多不少。

尤其,旁边的士子们也不是傻子,一个个也都质疑了起来:“狂生,你敢指使下人打伤官兵,等着坐牢吧!”

“官兵?”张子颂继续一本正经的扯淡:“分明就是劫匪!”

“你少装糊涂,人家穿着盔甲呢!”

“呃,盔甲?”张子颂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太可恶了,这些人抢我就算了,竟然还抢劫了官兵,连盔甲衣服都不放过!”

“你傻呀?官兵进门前就说了,是来抓人的。”

“胡说!官兵抓人前,都要展示‘海捕文书’,哪有这样二话不说,直接冲进百姓家里的?”张子颂一脸笃定,咬定说道:

“这些人,肯定是劫匪!”

“你是不是真的傻呀?”士子们无语了,“担架上抬着的两人,一个是咱开封‘兵曹参军事’,韩宗师韩大人。另一个是开封‘法曹参军事’楚温楚大人。有他们两人带兵,怎么可能是劫匪嘛!”

“哦?真的是韩宗师大人啊?晚生还以为看错了呢。”张子颂一脸谦和,语气中却透着恍然大悟、义愤填膺,随后揖手说道:

“劫匪嚣张,抢盔甲就算了,竟然还敢劫持韩大人!”

“这……”士子们彻底无语了。张子颂却浑然不觉,“图图,赶紧将劫匪送官。”随后,还一本正经的吩咐道:

“咱们捉匪有功,记得领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