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秀才的农家媳》秀才的农家媳泡泡卷 小顶 秀才的农家媳网盘

更新时间:2019-08-26 18:22:41

《秀才的农家媳》秀才的农家媳泡泡卷 小顶 秀才的农家媳网盘 已完结

《秀才的农家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泡泡卷1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顾忧,吴青余

泡泡卷1新书《秀才的农家媳》由泡泡卷1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忧,吴青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江州知府内,刚刚与王大溪争吵的小正太此刻正趴在一个美貌与优雅并存的妇人腿上嚎啕大哭。 妇人还是头一次见自家小儿哭得这么伤心,往日...展开

《秀才的农家媳》免费试读

江州知府内,刚刚与王大溪争吵的小正太此刻正趴在一个美貌与优雅并存的妇人腿上嚎啕大哭。

妇人还是头一次见自家小儿哭得这么伤心,往日都是他把别人气哭。待他心情平复了,温柔道:“怎么了?”

小正太秦礼将今天发生的事,讲给了她听。

听完后秦王氏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姑娘实在有趣得很,将自己小儿忽悠了,好奇问道:“她不知道你是江州知府的儿子?”

秦礼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吧!秦王氏嘱咐道:“不许搬出你爹的名字在外为非作歹,不然就会像那位姑娘所说,你可知道?”

秦礼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转头就回自己房间继续偷偷的抹眼泪。

秦王氏见他走后也不用顾及小儿的情绪,顿时哈哈大笑。

……

被两人谈及的王大溪,此刻正在顾忧的舍里,用瓦罐炖鸡汤,然后又将黑鱼破腹洗净,放了豆腐进去小火熬,见还有一刻钟左右,顾忧上午放堂的时间就到了。

王大溪喊马婆子和大吉替自己看着锅里。

随后自己小跑起来,到了甲字班等了一盏茶的时间。

就见一个白胡子的教书先生走了出来,吴青余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冷风中等人,心想:也不知道他哪位学生,能有福气得这女子如此相待。

他刻意的放慢了脚步,想看看究竟是哪位学生,结果就看到自己得意门生大步的走了出来,并朝那女子走了过去,脸上的心疼一清二楚,吴青余觉得自己视觉受到了冲击,一向冷淡的顾忧像换了一下人,他不信,他不信,摇了摇脑袋,随后快速的离开。

“你怎么来了,这么冷。”顾忧看见她后,急忙跑了过去,心疼道。

王大溪冲着他笑了笑道:“不冷,今天穿得多。我们快回舍里吧,我给你炖了鸡汤和黑鱼汤。”随后两人并列离去。

后面出来的书生见着两人的背影,不得不叹道:“郎才女貌!”

舍内,王大溪将黑鱼汤盛在土瓷大碗中,快速的炒了几个青菜,喊马婆子和大吉端出去。

四人一人做一方,马婆子和大吉本来是不愿意的,姑娘的未婚夫是个读书人还有秀才之名,这样的人一般心气高,不会同他们这种地位卑微的仆人同桌吃饭。

顾忧对于这种事,也不是迂腐之人,他一向认为:同为人,不分什么高低贵贱。

见王大溪叫两人吃饭,两人不同意,一直僵持着。

顾忧开口道:“一起吃吧,都快冷了。”这场僵持才结束了。

马婆子和大吉吃得小心翼翼,时不时还看顾忧一眼,顾忧可没空管两人,他正忙着给自家小姑娘挑鱼刺,整个午饭就属王大溪吃得最欢,说好买菜给顾忧补身子的呢!差不多都进了她的肚子里。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正在吃的剩菜顾忧道:“下回你不要给我挑鱼刺,你也不用等我吃饱了再吃,我会心疼的。”

顾忧闻言停住筷子道:“不把你喂饱了,我吃得不安心。”

马婆子闻言,心里暗道:姑娘到是好福气,找了一个知冷知热的人。

吃完饭,马婆子和大吉收拾完碗筷,就告辞回客店了。

此刻已经一点了,还有半个时辰顾忧又要去上堂了,王大溪躺在床上一边,看着坐在床上的顾忧,挺直腰杆,拿着书默看了起来。

她看了一会,眼睛就慢慢闭上了。

顾忧听着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有个人守着自己读书,好像挺不错的。

王大溪醒来的时候,顾忧又不见了,她将院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见离顾忧的放堂的时间还早,将院子落锁。

在书院里到处走走,走到一处大院,与顾忧外祖父的府邸差不多,突然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了两个丫鬟,王大溪见此移开了视线,迈着小步子走开。

“站住!”一道略带有怒气的声音传来,王大溪闻言停住了脚步,转头看,这才发现这女子就是那天和顾忧说话的妖艳女子,心道:找茬来了。

只见那女子快步走了过来,一句话不说,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骂道:“乡野丫头,还敢跟我抢男人。”

王大溪顿时蒙了,反应过来后,反手打了一耳光过去,随后用手抓住这女子的发髻使劲的往下按,那女子痛的直喊:“还不快将她拉开!”

两名丫鬟才反应了过来,立马抓王大溪的手,王大溪见此两只手都用力的抓住她的发髻。

两名丫鬟废了好大的劲都扯不开王大溪,王大溪好歹也算出自在乡下,力气岂能是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得女子能比的。

吵闹的声音,引来了放堂书生的围观,连教书的先生也跑了出来,见几名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形象,直叹:“有辱家门。”

有个眼尖的先生大喊道:“那名女子是院长的千金,快来人去喊院长。”

慕院长急急的跑了过来,见几人纠打在一起,立马呵斥道:“还不快放手。”

两个丫鬟闻言就放了,王大溪感觉手上力量一松,趁机狠狠地揪在那女子身上,刚刚那两个丫鬟在她身上揪了好多次,指不定身上青紫一片,顿时那女子哭喊着:“好痛,好痛,爹快救我!”

王大溪揪了几次,看那男子过来了,就松来了手。

那女子顿时倒在地上,哭得面容的花了,简直惨不忍睹。

慕院长看着自己的闺女成了这样,顿时对着王大溪怒道:“你这女子,为何在我家门行凶。”

王大溪疼的皱了皱眉,刚才她听见有人喊那女子是慕院长的闺女,心想自己给顾忧惹上大麻烦了,不卑不亢道:“我从你家中路过,这名女子喊住了我,打了我一耳光,请问我何罪之有!到是你的闺女德行有亏!”

慕院长闻言包庇道:“我闺女慕蓁蓁一向大方得体,对人温和。到是你这女子行为粗鄙,语气恶劣。”

王大溪闻言嘲讽道:“素闻青山书院慕院长为人公平,宽和。现在看来是言过其实了!”

慕院长闻言大怒:“你这女子好生刻薄。”

“我向来以牙还牙!如今你不过是以院长的权威欺压我,我一个乡野丫头也知道,我今天绝对讨不了好,但我不认命,我定会去衙门击鼓鸣冤,告你欺压百姓,诽谤,包庇。我知道你声望高,但那又如何,我就算死也要清清白白的去死,而不是含冤而死!”

周围的书生闻言忍不住拍起了手掌,慕院长闻声看了过去,顿时一片寂静。

顾忧和秦毅路过此地,两人都没有看热闹的兴趣,走了几步,顾忧觉得这声音像自家小姑娘的声音,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就看见自家小姑娘半边脸红肿,被慕院长怒瞪着,大步走了过去。

王大溪见他来了,刚刚故作坚强的她,顿时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莫说顾忧,就连周围的书生也忍不住心疼。

顾忧伸手抱过她,这会也不在乎什么光天化日,伤风败俗了,看着慕院长道:“不知我未婚妻做了何事,院长大人要如此待她?”

慕院长闻言一皱,没想到这女子竟然是顾忧的未婚妻,心道此事有些麻烦,斟酌了一下:“发生了一些小纠纷,不碍事不碍事。”

顾忧没有相信他说的,低头温柔的问:“怎么了?”

“我只是…只是…路过,她…她就打…打我。”王大溪哭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顾忧闻言大怒:“院长大人可听清楚了?此事若是院长以及令媛不道歉,那学生只好做不义之人,去衙门击鼓鸣冤。”

看热闹的教书先生闻言大喊:“不可!”

慕院长见他不依不饶,还想将他告上公堂,语气带着威胁道:“如若你不依不饶,从此青山学院便没有你这个学生。”

众人大惊,慕院长做事糊涂,不分青红皂白,一昧偏袒慕蓁蓁。

“慕尚德,你好大的口气,什么时候这青山书院由你一个人做主了。”一直在旁的吴青余顿时开口道。

慕院长见是他,立马不在开口,恭敬的看着他。

吴青余是上任的院长,虽然退任了四五年,但在书院说话还是有很大的分量。

吴青余开口道:“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了,让慕蓁蓁给这位姑娘道歉。”

慕尚德不敢不从,对着身后的丫鬟扶起来的慕蓁蓁道:“给她道歉。”

“爹,我不!她一个乡野丫头。”慕蓁蓁闻言拒绝道。

“慕容德,你倒是生了一个好闺女!”吴青余闻言皱了皱眉,讽刺道。

“听话,快点!”慕容德脸色黑沉,语气稍微带着命令。

慕蓁蓁听出了慕容德的语气,低着头,不情不愿道:“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

顾忧见此不满意,还想开口道。

吴青余见得意门生还要开口,立马阻止道:“大家就散了吧。”

王大溪也拉了拉顾忧的袖子,小声道:“顾忧,算了吧!快回家吧,我疼。”

她不能不依不饶,这样对顾忧不利。

顾忧闻言心疼得厉害,立马将她拦腰抱起,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扬长而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