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冥王大人有请》冥王大人漫画 君臣文 冥王大人有请紧缚

更新时间:2019-09-02 15:00:52

《冥王大人有请》冥王大人漫画 君臣文 冥王大人有请紧缚 连载中

《冥王大人有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庭花花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风允允,应观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小庭花花原创小说《冥王大人有请》,主角是风允允,应观,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九夭强烈提议风允允直接找月华要回玉佩,可风允允碍于情面,迟迟不肯开口。 直到用罢晚膳,各自散去,玉佩也还戴在月华身上。 打发走聒...展开

《冥王大人有请》免费试读

九夭强烈提议风允允直接找月华要回玉佩,可风允允碍于情面,迟迟不肯开口。

直到用罢晚膳,各自散去,玉佩也还戴在月华身上。

打发走聒噪的风允允后,九夭独自来到中庭,在墙头坐下。

头顶是似雪皎洁的月轮,脚下是夜风中暗香浮动的花。

在月光下,花影绰绰。

连接前院的石子路上洒满月光,像极了穿过庭院的溪流。

九夭最爱趁着夜深人静,独自坐在高处,欣赏寂静夜色。

不知是不是失去千年前记忆的缘故,她心中总空着一块。

到了夜深人静时,这份空落落更加明显,使她难以安眠。

后来,她便用夜空的星月,风中的花香,耳边的虫鸣来填补空缺。

今夜,除了这些,她的心中突兀地多了一物——冥王送她的糖人。

她只知糖人黏牙,不曾想竟还黏心,令她一时摆脱不了。

就在她举头望明月,低头思糖人时,突察风中除了花香,还有妖气。

她不过是陪风允允下山探亲罢了,竟也能遇到妖。

不知是那妖运气不好,还是她运气不好。

可这里是城主府,周应观是修行了十几年的人,按理说就算他无法除妖,也应该能察觉到妖气。

九夭顾不得多想,循着妖气往城主府东侧走去,最后停在一处气派的院落前。

出来倒水的婢女见她站在那里,上前询问道:“九夭姑娘,您是来找城主和城主夫人的吗?”

城主与夫人的住处竟传出妖气,实在有趣。

九夭淡淡一笑,“今晚夜色甚好,我只是闲逛到了此处。”

等婢女离开,她悄悄潜入院中,朝妖气最盛处走去。

房间内传来哗哗的水声,是月华在沐浴。

秉着非礼勿视的原则,她耐着性子,藏在外头候着。

可是随着水声的停止,妖气也随之消失。

打开门出来的月华,与白日并未有何不同之处,身上也无丁点妖气。

没有妖气,她就无法出手。

若妖气果真是从月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她要么是道行高深的妖,要么是身上佩戴了什么能够隐藏妖气的法宝。

九夭留了个心眼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前寻找鬼怪总是煞费苦心,城主府这个简直等于白送。

她突然想起临行前冥王说有棘手的事要交予她处理,本以为他指的就是陪同风允允到兰城。

毕竟风允允话多还贪玩,确实挺棘手的。

如今看来,冥王早知城主府暗藏猫腻。

月华待客热情,细心体贴,办起事来左右逢源,就连抱有遗憾的风允允也不得不承认比起她,月华更适合做城主夫人。

九夭却不以为然,滴水不漏之人,城府往往极深。

她见风允允消除心中芥蒂,对月华亲热有加,十分难以理解。

若她心爱之人辜负她,另娶了他人,她肯定会让他们齐整整地死在一起。

因为妖邪之事,她不再催促风允允离开。

接连三日,她发现妖气只有在月华沐浴时才会散发出来。

要么是跟在水中有关,要么是跟不着寸缕有关。

九夭将目光落在风允允身上,她露出一个因为不自然而显得僵硬的笑容,“允允,月华多多少少也算抢了你的心上人,你不恨她吗?”

风允允放下手中的点心,略显落寞道:“师兄变心后,他们是两情相悦,我是一厢情愿,有什么可恨的。”

周应观十五岁与她情投意合,二十岁就离开了衡山。

因她父亲不同意,二人分离了五年。

等闲变却故人心,她没有什么好怨恨的,只怪情深缘浅。

“说得好,可是你非圣人,心中苦闷还是有的吧?”

九夭满脸期待地问道,仿佛她希望风允允苦大仇深一般。

风允允咬着下唇,点点头,“嗯——,有那么一点。”

周应观是她六百年里唯一喜欢上的人,五年朝夕相处,五年日思夜想。

若能轻易放下,那也不值得她下山跑这一趟了。

九夭莞尔一笑,神秘道:“我教你个法子,既可以除去你心中苦闷,还可让你们将往事一笔勾销。”

几人一起其乐融融地用罢午膳后,婢女端来洗漱的水。

九夭洗手的间隙,朝风允允递了个眼神。

风允允起身就朝九夭扑来,“九夭姐姐,我知道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

哎哟!

她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撞到了端着水的婢女身上。

婢女手中的水盆被撞飞出去,九夭再略微操控了一下,一盆水便尽数泼到了月华身上。

“哎呀!”风允允惊得瞪大眼睛,忙愧疚地去帮月华擦拭,“都怪我举止鲁莽,嫂嫂你没事吧?”

九夭借此机会,不动声色地探查月华身上的妖气,结果一无所获。

看来跟水没有关系,若月华果真是妖,那她身上必定佩戴了什么法器,使九夭察觉不到妖气。

她很明显地看到了月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阴戾,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但全身湿漉漉的月华,依旧亲切温和地笑着,“没事没事,回去换身衣服便是,”

周应观忙吩咐道:“还不快扶夫人回去更衣!”

将月华送出门后,他看向端水婢女,面露阴狠,“连盆水都端不好,若是滚汤泼到月华身上,我灭了你九族都不够抵罪的!”

风允允见自己心中温柔的师兄竟如此暴戾,一时难以置信这是从周应观口中说出来的。

接下来周应观的话,更是令她觉得毛骨悚然,无法接受。

“来人,剁了她的双手喂狗!”

九夭闻言,抬眸看向周应观,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周城主,我先带允允回房了。”

风允允愣在那里,眼神复杂地看着周应观。

有难以置信,有陌生,还有难过。

“走了。”

九夭伸手去扯风允允的衣袖,但是没能扯动风允允。

“师兄,是我撞到婢女才让她打翻了水。”

风允允说话的声音几近哽咽,不是害怕,是说不出的心酸。

就像庭中自己钟爱的一棵花树,在夜半骤雨过后,不仅花尽飘零,枝干折断,就连树根,也被狂风拔起。

周应观似乎并未察觉到风允允的情绪变化,皮笑肉不笑道:“你是我师妹,我怎么会罚你,不过请师妹莫再任性。”

九夭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就算你是仙神,两只手剁了应该也不好再长一双出来。”

她温柔地说出这番话,试图安慰难过的风允允。

可风允允的神情告诉她,她的安慰并未奏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